期刊瀏覽

共有 28 篇符合條件的文章
張順全,交通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莊文忠,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探索選民的投票行為變化:應用機率分配模型的預測方法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61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現代民主國家在選前不同階段,為了即時掌握民意,無論是政黨、候選人或媒體,皆會運用民意調查的方式來探索當時的民意取向,又稱之為「賽馬式」 (horse race)民調,而學術機構基於研究的興趣,亦有不少政治學者投入選舉民調的分析。這類民調所關注的焦點常是為了解候選人受選民青睞的消長趨勢,並且據以 預測未來選舉結果,但是,往往選舉結束後,當我們檢視投票結果,卻不時發現選舉民調中的贏家,最後未能勝出。是以,發展出掌握選民的投票行為變化的選舉預 測方法,瞭解並補強「賽馬式」民調不足之處即成為重要的研究議題。

本研究嘗試利用過去選舉經驗資料,改進單純使用民意調查結果所作之選舉預測。就預測方法論而言,本文提出的選舉預測模型乃符合貝氏統計架構。此一架構所欲 掌握的是選民投票行為中所潛藏的異質性,探索選民的投票行為昨日、今日、明日的變化。綜言之,本篇文章的研究所得價值有三:(1)本文成功應用貝塔-二項 機率分配(beta-binominal distribution)模式改進單純使用民意調查結果,發展輔助賽馬式民調預測模型,及提供作為評估該次選舉是與過去開票結果不同的「變天型」抑或是 「維持型」的預警指標;(2)採用貝氏統計觀點,加入先驗知識,建構投票行為的機率分配模型,並利用此一機率分配模型處理未表態資料,預測選舉民調中未表 態受訪者的投票意向;(3)將本研究所建立之模型應用在國內外不同選舉,檢證本模型的適用情境。其中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整體性民主黨候選人和2006年台灣高雄市長的選舉國民黨候選人的得票率預估,都獲得相當準確的效果。研究結果也同時指出若干校正不足的問題點,說明未來值得繼續發展的方向。
陳光輝,博士候選人,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劉從葦,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執行小組成員。
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固定樣本(TEDS panel)之代表性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9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TEDS)執行了兩次固定樣本連續訪談,提供了非常珍貴的資料來進行台灣選民變遷的動態描述與因果 模型的建立。然而,樣本流失與訪問效應可能會對於使用固定樣本資料的研究產生影響,亦即造成內部與外部效度的問題。比較TEDS固定樣本的成功再訪與失敗 樣本後發現,樣本的流失並非隨機發生,成功與失敗樣本雖然在政治態度上沒有顯著差異,但在人口學變項上卻有程度不等的系統性差異。

TEDS 2003與2004P調查的成功樣本分為固定樣本與獨立樣本兩類,其中固定樣本是再次訪問TEDS 2001的成功樣本,而獨立樣本則是該次訪問另行獨立抽出的受訪者。由於接受學術單位長達半小時以上的面對面政治類訪問是個不尋常的經驗,受訪者在接受訪 問後應該會特別注意政治相關訊息並增加政治參與的頻率與程度。因此,這三次TEDS調查可視為一個大型的準實驗設計:固定樣本是實驗組,獨立樣本是對照 組,刺激變項則是受訪經驗。比較固定樣本與獨立樣本和觀察固定樣本在兩個時間點之間的變化後發現,訪問效應的確會改變受訪者的政治態度,並有限度地提高政 治參與的程度。綜合樣本流失與訪問效應的檢視,整體而言,TEDS固定樣本的成功樣本是偏差樣本,在使用時必須加以注意或處理。
蕭怡靖,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
「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再測信度之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31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以「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Taiwan’s Election and Democratization Study;以下簡稱TEDS)2001、2003及2004P的再測信度訪問為分析對象,運用相關統計方法來探討TEDS問卷各題組間的信度為何?歷年 的訪問是否有所變化?並進一步探討影響信度檢測的因素。研究結果顯示,TEDS問卷中的不同題組其再測信度雖有高低之別,但各題組的信度除了少數題目外, 皆能保持一定的水準,其中,民眾對事實題型的「投票意向」其前後兩次回答的一致性程度最高;其次是屬於民眾心理依附感的「政黨認同」;再者則是台灣主要政 治競爭議題的「統獨立場」及「族群認同」;民眾對於「總統候選人形象」的認知穩定性也不錯;至於前後兩次回答穩定性相對較低的,則屬民眾對民主政治的內心 態度及評價,其中包含「台灣民主實行滿意度」、「施政比較」與「民主治理」。而各題組間的再測信度結果並不會隨著年度的不同而有顯著差異。

另外,在影響再測信度的因素方面,受訪者個人特質中的「教育程度」其影響力相對最顯著,教育程度愈高的民眾其兩次回答的穩定性愈高,反之,教育程度較低的 民眾,則容易在兩次訪問中改變其態度;此外,在2001及2004年的結果顯示,男性民眾比女性民眾在兩次訪問回答的態度較不穩定。其次,在兩次訪問的間 隔天數上,2001及2003年皆出現顯著的影響力,間隔天數愈短的受訪者其回答穩定性愈高,不過,歷年TEDS對於再測信度訪問所間隔的時間差距皆相當 大,故對於執行再測信度訪問的「集中抽樣」方式應可重新考量。最後,兩次訪問是否為同一位訪員,並不會影響再測信度的結果,顯見TEDS訪員皆能謹守「標 準化」的訪問方式,既使前後兩次由不同訪員來進行訪問,也不會影響受訪者的回答態度。
鄭夙芬,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Survey Participation in Taiwan: Evidence from the ESC Surveys (in English)(解析台灣的調查參與問題-以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調查為例)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demonstrate the outcomes of surveys throughout the past decade, as well as to evaluate the survey process. The results of this evaluation will be helpful for developing better research designs and methods in order to continue advancement in the field of survey implementation.

The outcome rate in ESC surveys indicates that people in Taiwan are reluctant to comply with interview requests and tend to decline to be interviewed- response rates remained below the 40% mark for the entire decade. Increasing the contact rate did not result in more cooperation from respondents, as the response rate actually fell over the same time period. In addition, refusal rate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Also notable is that among the six categories of reasons for failure, the proportion of refusals has increased, while other failures have decreased as a consequence of ESC's efforts to improve fieldwork methods. The data also indicate that males, young people (under the age of 40), and people with lower levels of education (without senior high school degree) were under-counted in almost every ESC survey.

Results of a short questionnaire administered to respondents in the refusal samples of the 2000 ISVB survey show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 some people were still afraid to express their political beliefs in Taiwan. The results also indicate that participants and non-participants differed in age, education, ethnicity, party preference and unification- independence stance.

本文的主要目的,在於呈現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過去十年來在台灣所進行的調查結果,同時也將對調查程序進行評估,以有助於發展改進調查執行程序之研究設計及方法。
對調查結果的分析發現台灣民眾對於訪問的要求愈來愈傾向拒絕受訪,過去十年來的訪問成功率都在四成以下,接觸率的增加並未提高合作率,合作率實際上是在下 降之中,而拒訪率則有顯著增加的情況。在訪問失敗的六個原因之中,大部份都因政大選舉研究中心在訪問方法上的努力而得到改進,但拒訪率仍有明顯的增加趨 勢。資料顯示:男性、四十歲以下,以及高中以下教育程度的民眾接受訪問的比率偏低。
2000年一項對於拒絕受訪者的短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在台灣可能仍然有許多人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政治主張,而拒絕受訪者和願意接受訪問者,在年齡、教育程度、省籍、政黨偏好及統獨立場上,都有顯著的差異。
盛杏湲,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
周應龍,國立政治打學政治學系教授。
選樣偏誤模型在選舉預測上的應用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6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在從事選舉預測時,研究者常面臨受訪者不告知其投票對象的問題,若僅以告知投票對象的受訪者作選舉預測,將無可避免地造成選樣偏誤的問題。本文的主要目的在 於評估選樣偏誤對於投票模型的估計所造成的影響,並且試圖藉由矯正選樣偏誤所造成的問題,得到較正確的參數估計值,並進而作更精確的選舉預測。

在本文中,我們採取Dubin與Rivers所發展出來的二變量選樣偏誤模型(bivariate selection bias model)為研究方法,為了檢視選樣偏誤模型在選舉預測上的穩定性,我們將之應用在五次不同的選舉中。結果發現在五次選舉中,未校正選樣偏誤(也就是只以願意回答投票對象者加以預測),都會造成高估自變數對應變數的影響,因為願意回答投票對象者往往是政治偏好較強或較確定的受訪者,也因此會造成選舉預測的偏誤。當我們校正選樣偏誤後,在四次選舉中都發揮了極好的效果,預測的誤差都比原本不校正選樣偏誤來得更小,且誤差都不超過1.16%,可謂相當地準確。唯有在一次選舉無法發揮校正的效果,但是即便如此,也並不會比不校正更差。我們認為這樣的效果顯示,選樣偏誤模型是一個相當可以信賴的選舉預測工具。
劉從葦,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陳光輝,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Is Weighting a Routine or Something that Needs to be Justified? (in English)(抽樣調查資料之加權:正當的處理方法或是一種迷思?)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8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Survey research as a method of collecting sample data is supposed to produce sample statistics which can estimate the corresponding population parameters if the sampling design is appropriate. However, for reasons such as unit non-response, survey data is usually weighted by the institutes that collect the data or by researchers who analyse the data in order to correct or diminish the discrepancies between sample and population. Sample statistics based on weighted data are more representative of the population parameters than unweighted data in terms of some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Therefore, to some extent, it seems legitimate to weight data and this manipulation has become a routine when dealing with survey data.

It is true that to weight data could be helpful, but this manipulation needs justifications. This paper therefore tries to argue that to weight data is no panacea and should not be taken for granted when considering the examples in Taiwan’s Election and Democratization Studies (TEDS) surveys. The first section discusses why weighted data is not necessarily representative of the population. As the TEDS surveys show, the turnout, the vote shares of parties, and marital status become more deviant from the population parameters after weighting the data.

If the focus is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variables, the correlations may be changed by weighting the data in bivariate or multivariate analysis. However, it is not clear whether we manufacture relationships which do not exist or if weighting the data actually helps us approximate the relationships that already exist in the population. Besides,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to weight data set as a whole only deals with the problem of unit non-response, but does not solve the problem of item non-response.

The third section discusses why most efforts should be devoted to examining and improving questionnaires, sampling designs, and interviewerm straining and supervision, instead of simply appealing to post-weighting. If everything necessary has been tried, weighting data may be the last resort to improve the estimates. But the justifications for the selection of auxiliary variables and the methods of calculating weight factors should be provided rather than doing it without any explicit considerations. It is also important to consider whether the consequence of weighting is positive or negative.

經由抽樣設計恰當的調查研究所收集到的樣本資料應該能夠準確估計母體參數。但是因為單位無反應的問題,執行調查的單位或分析資料的學者通常會以加權的方式來 減少樣本統計量與母體參數之間的差距。加權後的資料在人口學變項上比未加權資料較為接近母體參數,因此加權似乎是一個合理處理樣本資料的做法。

然而,即使加權是可行的解決方法,也絕非萬靈丹。在加權前也必需提出事後操弄資料的理由,而不是將加權視為理所當然。本文以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為例,首 先說明加權後的資料不必然較接近母體參數的原因。投票率、各政黨得票率、與婚姻狀況在加權後反而和母體參數有較大的差距。

除了單一變數分析之外,當討論的主題是變數間的關係時,加權可能增加也可能減少相關性的強度。雖然加權似乎會影響相關性,但其影響究竟是更接近真實的關 係,抑或是扭曲真正的相關性則不得而知。此外,通常對整筆資料作加權只處理了單元無反應的問題,但仍然沒有解決多變量分析一定會遇到的項目無反應問題。

不論是單一變數分析或是多變量分析,在加權之前應該先嘗試其他增加樣本代表性與提高資料品質的方法。如果沒有先投入更多時間與心力在問卷設計、抽樣設計、 訪員訓練與監督上,加權只是低成本的取巧做法。最後,假使一定要加權,必須說明與討論為什麼要加權、以哪些變數加權、如何加權、以及加權所產生的影響,而 非不加思考地將加權當作例行公事。
盛治仁,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媒體、民調和議題—談競選過程中民意的變動性和穩定性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5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研究探討政治學者與媒體記者在觀察預測選舉時的落差,並檢證媒體報導選戰時的基模(schema)與民眾所關心的焦點有無落差。一般而言,政治學者可以在選前數月用政黨認同、統獨立場、省籍、性別及年齡等基本變項來解釋或預測選民的投票行為,並且有基本的穩定性和準確性(Lewis-Beck and Rice,1992;Rosenstone,1983)。但是從媒體的報導角度來看,民意支持度的變化卻是隨著選戰策略及競選新聞事件而起伏,似乎民意是浮動且極難預測的。因此本文首先試圖從民意調查資料的模式中對上述現象提供一個可能的解釋。其次,作者想要檢驗在競選過程當中,媒體報導選戰的角度為何,及其與選民所關心的議題之間的落差。結果顯示,媒體自有一番新聞運作邏輯,其報導選舉新聞的焦點和民眾所關心的議題之間有一定的差距。
陳陸輝,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鄭夙芬,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訪問時使用的語言與民眾政治態度間關聯性之研究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0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研究檢視在調查研究中,不同方言使用的情況以及語言使用與民眾的國家認同與統獨偏好之間的關聯。本研究中發現,民眾在「台灣人/中國人」自我認定上,與其面訪使用的語言間有顯著關聯性。也就是在訪問進行時,當使用語言是台語時,民眾愈傾向認為自已是台灣人;而使用國語時民眾愈傾向認為自已是中國人。此發現顯示民眾的日常語言使用與其國家認同之間,存在某些關聯。不過,訪問時使用的語言與民眾在統獨議題立場的關聯性,卻並不顯著。

本研究的發現,似乎顯示了:相較於「台灣人/中國人」自我認定這種比較傾向文化或是歷史層面的傾向,民眾的統獨立場,則透露了更深一層理性的思考,以致於在訪問時語言的使用,與民眾的歷史、生活、文化關係密切的「台灣人/中國人」自我認定密切相關,卻與民眾的統獨立場,沒有直接的關聯。這個研究結果,對於台灣地區調查研究方法以及政治認同的相關研究,是頗具建設性的。
吳重禮,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
民意調查應用於提名制度的爭議:以1998年第四屆立法委員選舉民主進步黨初選民調為例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5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邇來,我國數個主要政黨陸續實施初選民調制度,嘗試結合黨意與民意,藉以提升勝選的機會,但此舉卻也引起相當的爭議。針對各黨實施初選民調的情形,反對者所持之理由可歸納為:其一,初選民調獲勝的候選人並不必然在大選中具備強勢的競爭能力;其二,迄今唯有我國政黨施行初選民調;其三,政黨喪失「選才」的重要權力;其四,使得選風更加惡化;其五,初選民調將使得在職者與頗具聲望者佔盡優勢;其六,破壞黨內團結,且落敗者仍可能執意參選到底。經由分析檢證相關資料,本文以為這些論點似乎均有其不足之處。反觀,初選民調的主要作用在於確保提名人選產生的正當性,使得落敗者無法將其失敗歸咎於黨務幹部。至於無具體反應者比例偏高的技術性問題,本文以為,提高有效樣本數(譬如增至2,400個)應為改善現行初選民調的適切方式。
王業立,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楊瑞芬,東海大學政研所碩士。
民意調查與政黨提名:1998年民進黨立委提名與選舉結果的個案研究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37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目前國內兩個主要的政黨,皆將民意調查作為決定政黨提名的正式機制。國內政黨在提名候選人時引進民意調查,其主要的理由有二:一是試圖縮短黨意與民意的落差,以期能提名更適當的候選人而在選戰中獲勝;二是欲藉此消弭黨內初選時賄選、買票的風氣,以及「人頭黨員」、「口袋黨員」對初選所可能造成的扭曲。本文以1998年民進黨立委提名黨內初選所首度正式採行的民意調查進行個案研究。研究結果發現,民意調查並不一定能達成上述的目的,甚至初選的成績與選舉的結果之間可能還會產生重大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