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瀏覽

共有 6 篇符合條件的文章
童振源,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周子全,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研究員。
林馨怡,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
2009年台灣縣市長選舉預測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3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民意調查是預測選舉結果最常見的方法之一。但近年來預測市場逐漸成為另一種常見的預測機制,並有許多文獻比較預測市場與民意調查的準確度。本論文根據未來 事件交易所的交易資料和本研究彙整的民調資料,分析預測市場對台灣2009 年縣市長選舉預測結果,並對比預測市場和民調機構對於此次選舉的預測。本研究發現:對當選人預測合約,預測市場的加權平均價格對當選比率在統計上有顯著正 向影響,並且在統計上相當程度可表示為候選人當選之機率。再者,根據正確率、精準率、命中率、假警報率與貴氏比率差等五項指標,預測市場對當選人預測的能 力均高於民調機構。對得票率的預測,預測市場的預測能力在選前20 天以後便高過民調機構,而且預測市場的預測準確度會隨著合約到期日的接近而逐漸增加。不過,本研究也認為民意調查的優點在於可以協助研究者進行變項的相關 分析,所以可和預測市場同時運用,相互增強。
童振源,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林馨怡,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研究員。
黃光雄,世新大學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周子全,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劉嘉凱,御言堂公司總經理。
趙文志,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
台灣選舉預測:預測市場的運用與實證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透過預測市場的機制來預測選舉,在國外已經有相當豐碩的研究成果,也被證明具有很高的準確度。因此,本論文要回答的問題是:預測市場是否可以準確預測台灣選舉結果?本論文先介紹預測市場的機制,進而運用預測市場的機制來預測台灣的選舉。根據未來事件交易所的資料顯示,我們發現預測市場機制運用於2006年北高市長選舉以及2008年台灣總統與立委選舉同樣可以準確預測選舉結果。在這三次的選舉預測中,預測市場對選舉預測的準確度均超過同一時間所進行(但尚未加權)的民意調查。對此,本論文也比較了預測市場和民意調查的差異。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研究員。
以輸為贏:小黨在日本單一選區兩票制下的參選策略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0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許多人認為,傾向於多數決選制的並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不利小黨生 存。其理由在於,小黨潛在的支持者在單一選區的選舉中採取了策略性投票,把選票轉給比較有希望勝選的大黨。本論文認為,正是因為策略選民在單一選區犧牲了 小黨,所以小黨可以利用策略選民的補償心理,藉由參與單一選區選舉來鞏固其比例代表選舉的得票。不過,選民的補償心理因選區而異,小黨應該選擇選民比較不 受恩庇體系所影響的選區參與單一選區的選舉。本論文以日本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四次眾議院大選為案例,以單一選區為分析單位,探討小黨如何選擇特定的單一 選區參選,以達到「以輸為贏」的目的。結果發現,選區的世襲議員人數越少、當選者的當選次數越少、策略投票的傾向越明顯、都市化程度越高、比例代表區的平 均應選名額越多,小黨就越可能參與區域選舉,並導致參選人數的增加。這些發現透露了日本的小黨如何在對其不利的選制下求生存,也解釋了小黨為何不若某些 「感染效果」理論所預期地在大多數選區參選。本論文也說明,小黨在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制下之所以能採取此種參選策略,和該國劃分出11個比例代表區有密切 的關係。反觀選制和日本類似的台灣,全國只有一個比例代表區,小黨即使採取犧牲打的策略,換得的第二票也因選區過大而被稀釋,而難以跨過當選門檻。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副研究員、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合聘副教授、國立中山大學政治學所合聘副教授。
政府體制、選舉制度與政黨體系:一個配套論的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5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不同的制度往往彼此鑲嵌,難以切割觀察。對於此問題,相關文獻常以「加總法」來探究制度配套的課題。本論文認為,採用此法可能會忽略制度配套對原有制度性質的改變。以中央政府體制和政黨體系的搭配為例,多黨制在內閣制之下可能縮短政府的壽命,但在總統制之下卻能助長行政部門的優勢。本論文根據既有制度論的研究發現,推演出幾項關於制度配套和政治效能的命題,指出兩黨制可能因內閣制或總統制而產生迥異的後果,而行政部門與立法部門的選舉時程,對於總統主導下的府會關係則有關鍵的影響。對於經歷2005年修憲的台灣而言,正可運用這些命題來探討未來憲政運作的可能後果。由於此次修憲案設下了極高的修憲複決門檻,在可見的未來台灣將以半總統制和傾向單一選區 制的選舉制度為主軸。此種搭配可能因為一致政府而享有高效能,也可能因為分立政府而導致嚴重的朝野對抗。行政與立法的改選時程,因而成為影響未來政局的關鍵因素。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Electoral System, Voter Preferences, and the Fragmentation of Party System: The East Asian Cases(in English)(選舉制度、選民偏好與政黨體系的分化:東亞三國的比較)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8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關於「單記非讓渡投票」選制之下的有效政黨數目,曾有學者延伸杜弗傑定律,主張在應選名額為M的選區中,有效參選人數目應趨近於M+1。然而,這M+1位參選人究竟來自幾個政黨,卻仍沒有定論。本文主張,單記非讓渡投票制之下的有效政黨數目取決於選區應選名額與選民的偏好結構。當選民重視政策理念時,此一選舉制度的「離心效應」將使有效政黨數趨近M+1。當選民僅重視分配性的利益時,政黨數目會因為部份候選人必須組成穩定的分配聯盟而少於M+1;但政黨若有地域色彩則數目又會增加。本文假設理念型選民的比重和都市化程度成正比,並以農業人口比例和選區應選名額為自變數,解釋了台灣、日本與南韓在過去數十年間有效政黨數目的變化。

It has been demonstrated that, as an indicator of the fragmentation of political system, the effective number of candidates running under the 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 (SNTV) system converges to M+1, where M is district magnitude. How these candidates are to be grouped into parties, however, remains unanswered. I propose that the effective number of parties under SNTV is determined by electoral system as well as the voters' preference profiles. When the voters are idealistic and select the candidates according to their issue positions, the centrifugal tendency of SNTV fosters M+1 effective parties. When the voters care only about absolute gains, the need to maintain a stable distributive coalition encourages one-party dominance, unless regionalism hinders the formation of a grand national party. Using the percentage of agricultural population to approximate the proportion of realist voters, I show that this formula explains well the evolution of party systems in Japan, South Korea, and Taiwan.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地盤劃分與選舉競爭: 對應分析法在多席次選舉研究上之應用
* 本篇電子檔暫不開放下載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我國民意代表選舉所採取的「多席次選區單記非讓渡投票制」,使黨派屬性相近的候選人往往成為彼此主要的競爭對手。候選人間的選票區隔因此成為研究台灣選舉的主要課題之一。然而,這類研究往往需要分析候選人選票在不同地域單位間的分布。由於人與地皆屬類別性變數,且多席次選舉的資料矩陣必然龐大,常用的統計方法大多難以處理這樣的資料。本文主張,「對應分析法」(correspondence analysis)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妥當工具。此法將任一 n’m矩陣視為n個m維向量,並找出一k維次空間以極大化各行矩陣在此k維空間上的投射(以卡方距離計之)的變異量。由於候選人及地域皆可標示為此空間中之向量,我們可以描述候選人間的卡方距離,及候選人與地域的卡方距離。本文運用對應分析法來描述台灣立委選舉中候選人與各地域的卡方距離,並判斷每一候選人之主要地盤。我們並以對應分析空間之慣量(inertia)及維度(dimension)來解釋政黨的選舉表現。結果發現,在得票率和維度不變的情況下,執政黨每超額提名一個候選人就可能喪失11.7%的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