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瀏覽

共有 6 篇符合條件的文章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政黨形象與原住民投票抉擇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99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目前台灣社會對於原住民選舉政治的認識與理解,非常仰賴以深度訪談、民族誌等方法,甚至偏向強調「應然面」的規範性研究。這些研究豐富了我們對於原住民選舉行為的認識,但不同訪談對象與研究個案,加上詮釋角度的差異,雖然可以從不同觀點來理解原住民選舉政治,卻難以建立通則性解釋。本文作為國內學界首篇以量化實證研究方法探討政黨形象和原住民投票抉擇之間關係的研究,有助於增進對原住民投票行為的認識,並為未來相關研究奠定理論基礎。研究結果顯示,即便控制政黨認同,政黨形象對原住民選民投票抉擇的影響依然顯著。換言之,概念上,政黨形象與政黨認同確實有所不同,而各自對選民投票抉擇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當政黨形象評價方向和政黨認同一致時,投票抉擇趨向一致,而當選民無特定政黨偏好時,由於民進黨的正面政黨形象是「重視原住民且持續有進步,並勇於改變現狀的政黨,年輕人比較有機會」,相較於國民黨的保守封建,且正面形象又是侷限於選民對該黨過往溫和執政的肯定,民進黨較能夠抓住「求新求變的新鮮感」,而使中立選民傾向將選票投給民進黨。
官大偉,國立政治大學民族系副教授。
林士淵,國立政治大學地政系副教授。
鄭夙芬,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研究員。
原住民立法委員選舉單一選區劃分可能性初探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在我國原住民立法委員選舉中,經常被討論的二個問題是:不符時宜的山地/平地原住民身分劃分方式,以及未如區域立法委員一樣改成單一選區。由於身分劃分方式明訂於憲法之中,在目前的政治現實及修憲難度的限制下,是一個較難突破的困境,不過憲法僅規定原住民立法委員的席次,是山地原住民及平地原住民各三席,並未規定選區的規模,因此,改為單一選區是一個相對上比較容易的改革方向。本文嘗試將原住民立法委員選區劃分為單一選區,並評估單一選區對原住民立法委員選舉可能產生的衝擊與影響。
研究結果發現:三個劃分方案大致都可以達到人口均等、選區的連續性、選區的簡潔等三個選區劃分的標準。至於就單一選區制度可能產生的衝擊與影響而言,本文發現如果就族群人口數的觀點來看,由於阿美族、排灣族、泰雅族、和布農族等四個大族的人口數,已占全體原住民的八成,重新劃分單一選區,席次的可能分布結果,應該和複數選區一樣會集中在這四個大族;也由於現任立法委員幾乎都有一個以本身故鄉為核心的穩定地盤,即使改為單一選區,現任的立法委員還是有很高的機會能夠勝選,但卻有大幅縮小選區服務範圍的優點。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周應龍,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助理教授(通訊作者)。
以電訪樣本資料庫作為解決原住民調查研究難題之可行性的再討論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6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國內以原住民為對象之調查研究較為缺乏,且普遍為附屬於全國抽樣當中的小樣本分析,其主因在於台灣原住民人口數量較少,約僅占全國總人口數的 2%,輔以其地理分布相當不均勻,以及相當數量的原住民因為生計因素而有工作/居住地與戶籍所在地不同的情形,致使傳統調查方式,無論面訪或電訪,都有難以解決的抽樣困難。然而近年來,國內民意調查日益普遍,學術與民間調查機構已經累積數量極為龐大的電話調查成功樣本,其中包含大量的漢人樣本與一定比例的原住民樣本。若能取得這些「原本不是以原住民為母體,卻包含原住民的成功樣本」,將混雜埋藏於大量「無用」資料當中的「有價值資料」給挖掘出來,應能直接發掘篩選出所需要的原住民樣本,節約成本而解決前述抽樣困難。
有鑑於此,研究團隊與全國公信力民意調查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合併 2007年迄今( 2013年 3月)該公司所執行抽樣範圍為全國的原住民電話訪問成功樣本成為原住民電話資料庫,以為調查之用。初步研究結果顯示,使用雙重抽樣方法所整併的電訪樣本資料庫進行電話調查,所獲得之成功樣本特徵與官方人口統計中的原住民母體特徵近似。同時,納入跨年度的原住民電話資料,能夠更有效地提升前述原住民電話資料庫的蒐集範圍,並降低樣本取得成本。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台灣原住民立法委員代表行為之研究:2012-2012之質詢內容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2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以 2002到 2012年原住民籍立委的質詢發言內容為分析資料,來分析其問政內容是否代表其所認知選民的利益,從而驗證規範性之描述性代表理論的主張是否成立。同時也嘗試透過對質詢議題次數與內容取向的變遷分析,尋找影響變遷的可能原因。研究結果顯示,「族群代表性不足會影響沒有國會代表之原住民族的權益」的情形,並未發生。現行制度雖無法徹底保障原住民族的「描述性代表」,卻有「實質性代表」的現實。所選出的原住民代表並無狹隘的族群意識,而以「泛原住民代表」自居,在質詢問政行為上呈現關照全體原住民利益的趨勢。同時,本文也發現,原住民立委所關注的議題取向會受到選區與政黨的影響,而有所不同,但原則上都與「被代表者」(原住民)的利益相關,而也具體回應了被代表者需求。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原住民政治版圖的持續與變遷: 1992-2008立委選舉的總體資料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8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以 1992到 2008年間 6屆立委選舉的得票資料來探究國內主要政黨的原住民選票分布情形,並同時以區位推論方法來估計得票穩定程度與其流向,以嘗試釐清影響國內主要政黨於原住民立委選舉當中的得票差異與穩定情形的原因,同時將更進一步闡述原住民政治版圖的持續與變遷對國內政黨體系發展的影響為何?研究結果顯示,國民黨在原住民選 民內所獲得的選舉支持並未若想像中穩固。國民黨相當一部分的選舉支持植基於地方型政治人物的地盤選票,當此類政治人物與國民黨的結盟關係破裂,即導致國民黨社會支持的衰退,與政黨體系的重組。換言之,原住民選舉研究若以政黨為分析對象,而忽略地方型政治人物的組織力量的話,或將導致對原住民政治的認知偏誤。
羅清俊,國立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副教授。
陳文學,國立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博士生。
影響原住民政策利益分配的因素:族群代表或選舉競爭?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6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基於少數族群代表理論與分配政策理論,藉由次級資料的統計分析,探討民國 92至 94年行政院原民會分配給 23縣市的原住民補助款是否受到原住民立法委員族群代表因素的影響?或是受到與原住民立法委員選舉相關政治因素的影響?假如原住民立委真的會比較關心自己 的族群,而表現在補助款的爭取上,那麼現行以全國為唯一選區的原住民立委選舉制度就可能要思考是否要朝向族群代表制的選舉制度,才能讓原住民各族群平衡發展。

透過統計分析,本文發現,第一,原住民立委並沒有特別利用爭取補助款來照顧自己的族群,反而會關心與自己不同族的原住民。雖然如此,但是與原住民立委相同 族群的原住民,仍然能獲得基本的補助款額度。第二,原住民立委選舉相關的政治因素是影響原住民補助款分配的重要因素。這些發現隱含著目前原住民立委選舉制 度大致上仍能均衡各族群的發展。最後,本文基於研究發現,討論現行原住民選舉制度對大族與小族發展的影響,並提出未來進行原住民選舉、族群代表與政策利益 關係研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