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瀏覽

共有 6 篇符合條件的文章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政黨形象與原住民投票抉擇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97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目前台灣社會對於原住民選舉政治的認識與理解,非常仰賴以深度訪談、民族誌等方法,甚至偏向強調「應然面」的規範性研究。這些研究豐富了我們對於原住民選舉行為的認識,但不同訪談對象與研究個案,加上詮釋角度的差異,雖然可以從不同觀點來理解原住民選舉政治,卻難以建立通則性解釋。本文作為國內學界首篇以量化實證研究方法探討政黨形象和原住民投票抉擇之間關係的研究,有助於增進對原住民投票行為的認識,並為未來相關研究奠定理論基礎。研究結果顯示,即便控制政黨認同,政黨形象對原住民選民投票抉擇的影響依然顯著。換言之,概念上,政黨形象與政黨認同確實有所不同,而各自對選民投票抉擇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當政黨形象評價方向和政黨認同一致時,投票抉擇趨向一致,而當選民無特定政黨偏好時,由於民進黨的正面政黨形象是「重視原住民且持續有進步,並勇於改變現狀的政黨,年輕人比較有機會」,相較於國民黨的保守封建,且正面形象又是侷限於選民對該黨過往溫和執政的肯定,民進黨較能夠抓住「求新求變的新鮮感」,而使中立選民傾向將選票投給民進黨。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周應龍,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助理教授(通訊作者)。
以電訪樣本資料庫作為解決原住民調查研究難題之可行性的再討論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6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國內以原住民為對象之調查研究較為缺乏,且普遍為附屬於全國抽樣當中的小樣本分析,其主因在於台灣原住民人口數量較少,約僅占全國總人口數的 2%,輔以其地理分布相當不均勻,以及相當數量的原住民因為生計因素而有工作/居住地與戶籍所在地不同的情形,致使傳統調查方式,無論面訪或電訪,都有難以解決的抽樣困難。然而近年來,國內民意調查日益普遍,學術與民間調查機構已經累積數量極為龐大的電話調查成功樣本,其中包含大量的漢人樣本與一定比例的原住民樣本。若能取得這些「原本不是以原住民為母體,卻包含原住民的成功樣本」,將混雜埋藏於大量「無用」資料當中的「有價值資料」給挖掘出來,應能直接發掘篩選出所需要的原住民樣本,節約成本而解決前述抽樣困難。
有鑑於此,研究團隊與全國公信力民意調查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合併 2007年迄今( 2013年 3月)該公司所執行抽樣範圍為全國的原住民電話訪問成功樣本成為原住民電話資料庫,以為調查之用。初步研究結果顯示,使用雙重抽樣方法所整併的電訪樣本資料庫進行電話調查,所獲得之成功樣本特徵與官方人口統計中的原住民母體特徵近似。同時,納入跨年度的原住民電話資料,能夠更有效地提升前述原住民電話資料庫的蒐集範圍,並降低樣本取得成本。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台灣原住民立法委員代表行為之研究:2012-2012之質詢內容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9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以 2002到 2012年原住民籍立委的質詢發言內容為分析資料,來分析其問政內容是否代表其所認知選民的利益,從而驗證規範性之描述性代表理論的主張是否成立。同時也嘗試透過對質詢議題次數與內容取向的變遷分析,尋找影響變遷的可能原因。研究結果顯示,「族群代表性不足會影響沒有國會代表之原住民族的權益」的情形,並未發生。現行制度雖無法徹底保障原住民族的「描述性代表」,卻有「實質性代表」的現實。所選出的原住民代表並無狹隘的族群意識,而以「泛原住民代表」自居,在質詢問政行為上呈現關照全體原住民利益的趨勢。同時,本文也發現,原住民立委所關注的議題取向會受到選區與政黨的影響,而有所不同,但原則上都與「被代表者」(原住民)的利益相關,而也具體回應了被代表者需求。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原住民政治版圖的持續與變遷: 1992-2008立委選舉的總體資料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8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以 1992到 2008年間 6屆立委選舉的得票資料來探究國內主要政黨的原住民選票分布情形,並同時以區位推論方法來估計得票穩定程度與其流向,以嘗試釐清影響國內主要政黨於原住民立委選舉當中的得票差異與穩定情形的原因,同時將更進一步闡述原住民政治版圖的持續與變遷對國內政黨體系發展的影響為何?研究結果顯示,國民黨在原住民選 民內所獲得的選舉支持並未若想像中穩固。國民黨相當一部分的選舉支持植基於地方型政治人物的地盤選票,當此類政治人物與國民黨的結盟關係破裂,即導致國民黨社會支持的衰退,與政黨體系的重組。換言之,原住民選舉研究若以政黨為分析對象,而忽略地方型政治人物的組織力量的話,或將導致對原住民政治的認知偏誤。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化政治與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原住民籍立法委員的代表取向與問政行為:1993-2008之法律提案內容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7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自代議政治興起,代表角色定位的理論與爭議便如影隨形,與民主政治的發展相始終。在規範面,普遍認知代表應當以國家整體利益為優先,但在實務面,民選代表 的政治生命之延續仰賴選舉連任與否,因此其角色會擺盪在極端的選區利益代理人和極端的全國利益受託者之間。而以台灣為個案之相關研究,則普遍發現立委在國 會當中的立法與選區服務,都有連任的選舉考量,而較傾向扮演選區利益的代理人。不過前述研究發現,均是以立法委員整體作為研究對象所得出的。有鑑於此,本 文嘗試延伸既有研究成果,聚焦於我國國會結構當中特殊的功能性代表設計,即原住民籍立委,以其代表取向與問政行為為研究對象,透過 實證資料的分析,來探討渠等的代表型態是泛原住民族群取向、選區取向,抑或是特定族群取向?並與原住民立委選舉制度的未來改革方向做初步的連結討論。同時,也將探討代表型態對於渠等的問政行為有何政治影響?

研究發現指出:
1. 原住民籍立委會受到選舉競爭影響,傾向積極回應選民利益。但這個「選民」並非「選區選民」,而是廣義的「原住民選民」。換言之,是以泛原住民族群的整體代 表自居。這突顯現行選區劃分的荒謬與不實際,而與原民社會脫節。因此,現行憲法增修條文當中對於原住民選區劃分的規定有修正之必要。
2. 原住民事務行政層級的提升,以及原住民運動轉型為民族運動,是刺激立委立法積極度與引導立法提案方向的最重要因素。
3. 原住民立委所屬的選區與政黨對其提案內容性質與數量有相當程度影響。山地原住民與無黨團結聯盟(含無黨籍)立委立法積極度最高。
4. 個別立委之間的立法積極度差異極大,排名前十者之提案量佔總數的93.3%。而渠等之提案內容側重於原住民教育、原住民地區經濟建設、原住民自治權利、原住民土地所有權及自然資源管理權,以及回饋與補償等五個類目。
包正豪
新黨平均配票策略交界之研究--以八十四年立法委員選舉為例
* 本篇電子檔暫不開放下載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就台灣過去的選舉經驗來看,能夠在選舉中進行有組織配票的政黨,僅有國民黨而已,也因此讓國民黨藉由配票而降低每一席次的取得成本,享有「超額代表」的利益;而在野黨由於欠缺同樣的組織,只能寄望於選民的「自動配票」,無法由政黨主導。84年立委選舉,新黨為避免遭受「低度代表」的損失,發展出迥異於國民黨「責任區」的新式配票法:平均配票。而從選舉結果來看,新黨實施平均配票的選區,幾乎大獲全勝,只有台北縣落選兩席而已,但平均配票何以成功的原因?以及是否只要提名人當選就是平均配票的成功?這些問題都有待進一步的討論。 在本文中,筆者首先就平均配票的決策過程進行討論,繼而探討平均配票的效果,以及影響平均配票效果的變數。最後則針對未來有意使用平均配票策略的政黨提供策略上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