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瀏覽

共有 280 篇符合條件的文章
溫偉群,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副教授。
游梓翔,世新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2008年總統大選電視廣告之功能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無論基於候選人的經費支出或是選民的媒介使用,電視廣告均為當代選舉中最重要的候選人訊息。不過考量電視廣告可能對民主社會產生的負面影響,各國對於是否 限制電視廣告也出現不同的立法例。為了提供相關討論的依據,本研究對 2008年台灣總統大選電視廣告進行內容分析,並整合國內外相關研究成果進行比較。本研究的主要發現包括三方面。第一,台灣 2008年大選電視廣告的功能大致呈現三分之二自誇(正面訊息)、三分之一攻擊(負面訊息)與極少數防禦(明確回應)的比例。對比美國 2008年大選電視廣告,台灣的電視廣告明顯較為正面。就個別候選人而言,民調領先者馬英九的的自誇訊息明顯多於落後者謝長廷。第二,台灣 2008年大選電視廣告的論題大致呈現四分政策、六分人格的比例。此種「政策少、人格多」的模式相似於文獻中台灣 2000年大選廣告的發現(三分政策、七分人格),而與美國 2008年大選電視廣告六分政策、四分人格的比例恰好相反。第三,對比同為電視訊息的電視辯論, 2008年大選電視廣告較為正面、較偏重人格而不重政策;相對地,電視辯論比電視廣告重政策,並且含有較高比例的防禦訊息。
王鼎銘,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郭銘峰,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混合式選制下的投票思維:台灣與日本國會選舉變革經驗的比較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3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邇來以融合「單一選區多數決制」與「比例代表制」兩種選制精神的「混合式選制」(Mixed or Hybrid Systems),深受各界的重視。相關的研究除針對混合選制的內涵進行概念性界定與歸類,另外亦聚焦於該選制與多元社會的發展關連、與選民策略性分裂投 票行為的連結、對既有選舉文化及政黨競爭策略的互動、甚或對政黨體系形塑的影響等。本文則是透過「日本選舉研究」(JES)與「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TEDS)所彙整的個體層次民調資料,比較台日兩國分別從「單記非讓渡投票制」變革為「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後,選民投票思維乃至政黨體系發展等的差異。

研究結果顯示,兩國選民在初次實踐新選制時的投票決策,甚或縱跨選制變革前後的動態投票轉移趨向,確實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別。從選民一致分裂投票行為模式的 橫斷面分析而言,新選制實行後主要政黨雖均獲兩票高度的一致支持,但台灣不僅國民及民進兩主要大黨獲得的一致支持率較日本為高,並且對於兩黨體制的形塑目 標是較日本來得明確。再就投票動態轉移的跨時序分析來說,本文也發現選制變革後確實有利於大黨選票的聚集,且新選制後台灣選票聚集於主要大黨的比例,比日 本情況更為明顯。總括本文的分析結果,除了印證台灣在改採新選制後,有效政黨數較日本狀況更趨近於兩黨競爭的格局,另外實踐新制對小黨生存空間造成的壓縮 效果,在台灣是比日本來得更為負面。
童振源,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林馨怡,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研究員。
黃光雄,世新大學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周子全,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劉嘉凱,御言堂公司總經理。
趙文志,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
台灣選舉預測:預測市場的運用與實證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7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透過預測市場的機制來預測選舉,在國外已經有相當豐碩的研究成果,也被證明具有很高的準確度。因此,本論文要回答的問題是:預測市場是否可以準確預測台灣選舉結果?本論文先介紹預測市場的機制,進而運用預測市場的機制來預測台灣的選舉。根據未來事件交易所的資料顯示,我們發現預測市場機制運用於2006年北高市長選舉以及2008年台灣總統與立委選舉同樣可以準確預測選舉結果。在這三次的選舉預測中,預測市場對選舉預測的準確度均超過同一時間所進行(但尚未加權)的民意調查。對此,本論文也比較了預測市場和民意調查的差異。
羅清俊,國立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副教授。
陳文學,國立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博士生。
影響原住民政策利益分配的因素:族群代表或選舉競爭?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35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基於少數族群代表理論與分配政策理論,藉由次級資料的統計分析,探討民國 92至 94年行政院原民會分配給 23縣市的原住民補助款是否受到原住民立法委員族群代表因素的影響?或是受到與原住民立法委員選舉相關政治因素的影響?假如原住民立委真的會比較關心自己 的族群,而表現在補助款的爭取上,那麼現行以全國為唯一選區的原住民立委選舉制度就可能要思考是否要朝向族群代表制的選舉制度,才能讓原住民各族群平衡發展。

透過統計分析,本文發現,第一,原住民立委並沒有特別利用爭取補助款來照顧自己的族群,反而會關心與自己不同族的原住民。雖然如此,但是與原住民立委相同 族群的原住民,仍然能獲得基本的補助款額度。第二,原住民立委選舉相關的政治因素是影響原住民補助款分配的重要因素。這些發現隱含著目前原住民立委選舉制 度大致上仍能均衡各族群的發展。最後,本文基於研究發現,討論現行原住民選舉制度對大族與小族發展的影響,並提出未來進行原住民選舉、族群代表與政策利益 關係研究的方向。
徐永明,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林昌平,國立政治大學金融研究所博士生。
「南方政治」的再檢驗:總統選票的分量迴歸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4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為了探討民進黨總統得票率在2008年的減退之後,不同省籍集中區的鄉鎮市對於民進黨得票率是否有不同的影響性,本文發現其省籍聚居的選票效果反而受到選 票多寡的影響。我們採用分量迴歸模型進行分析,發現2008年總統選舉中,影響民進黨得票率的省籍效果與2004年總統選舉的省籍選票效果,在控制該地區 選票分佈的條件下,呈現相似的行為:對閩南與客家地區,該地區選票多寡對省籍聚居的選票效果,有顯著的影響。其中閩南地區選票多寡的影響性是遞增的,客家 地區選票多寡的影響性則呈現倒U 型,在選票多寡的兩端,省籍影響力較大。反之,對外省地區,選票多寡的影響則是不顯著的。也就是說,在高得票率地區與低得票率地區,閩南集中區與客家集中 區對於得票率的影響性,明顯與傳統迴歸的估計不同。

分量迴歸模型與傳統迴歸模型(最小平方法)最大的不同處,在於分析得票率的變化下,省籍的邊際影響性是否有所差異,也就是透過控制得票率的高低,探討省籍 的影響是否有所變化。分量迴歸可進行多個估計值的測量,與單一估計值的測量相比,分量迴歸可在多個測量間進行差異的顯著性檢定,我們發現選票多寡對於省籍 的影響性是顯著的。而為了控制選票多寡的影響性,本文接著採用地域性質(南方、北方) 進行區分,選票多寡對於省籍效果的影響就消失了。換句話說,本文認為地域的南北性質依然是影響省籍效果差異性的主要原因,而在2008年民進黨得票率降低 的情況下,其省籍效果還是存在,但是我們發現省籍的影響力是受到地域的影響。
楊婉瑩,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劉嘉薇,國立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暨人文社會學系合聘助理教授。
探討統獨態度的性別差異:和平戰爭與發展利益的觀點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3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兩性對統獨的態度是否有所不同?此差異的來源為何?本研究試圖回答這兩個問題。本研究認為,統獨在台灣的特定建構方式,左右兩性對統獨產生不同態度。由於統獨乃是持續變動的認同,並且與不同的議題與價值相連結,也因此產生不同的性別意義。統獨在台灣的建構與討論過程中,必須考量到中共的武力威脅,以及兩岸在各方面發展條件的差距。而當統獨與這兩 個議題產生連結後,兩性可能因為在和戰的武力威脅,以及物質發展條件的考量上,佔據不同位置,以及擁有不同的利益關係,因而對統獨產生不同的態度。本文先檢視統獨認同在台灣的建構方式,進而由女性主義與民族主義的理論探討,發展出性別化的統獨假設,並引用《兩岸關係和國家安全民意調查》資料來分析,兩性在 統獨與性別的中介議題上——武力威脅與發展條件差異的不同立場,影響了兩性對統獨的不同認同或選擇。
蕭怡靖,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之政黨認同測量的探討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5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本文以「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為例,檢證其政黨認同的測量方式,在認同強弱度上與選民的相關政態度及政治行為是否符合「遞移性」的假設;其次,以個別政 黨喜好差異來檢證選民在認同方向上是否具有「多面向性」;最後,嘗試建構單一面向的「藍綠政黨喜好差異指標」,以提高選民投票行為的解釋力。研究結果顯 示,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的政黨認同測量方式,在認同強弱度的測量與分類上,不論與選民的政治態度、政治涉入還是投票行為上,皆符合遞移性的假設。而在多 面向的檢證上,則有二成以上的選民同時給予兩個以上政黨相同最高的喜好分數,尤其是以泛藍或泛綠政黨評價一致最高最常見,此外,以政黨喜好差異來進行測 量,將可有效降低民眾持中立態度一成以上的比例。至於本文提出以泛藍、泛綠為基礎的「藍綠政黨喜好差異指標」,不但與選民的投票抉擇有更高的關連性,其單 一面向的強弱度亦對選民投票抉擇具有更佳的遞移性,提供解釋選民投票抉擇的另一項新選擇。
包正豪,淡江大學全球化政治與經濟學系助理教授。
原住民籍立法委員的代表取向與問政行為:1993-2008之法律提案內容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1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自代議政治興起,代表角色定位的理論與爭議便如影隨形,與民主政治的發展相始終。在規範面,普遍認知代表應當以國家整體利益為優先,但在實務面,民選代表 的政治生命之延續仰賴選舉連任與否,因此其角色會擺盪在極端的選區利益代理人和極端的全國利益受託者之間。而以台灣為個案之相關研究,則普遍發現立委在國 會當中的立法與選區服務,都有連任的選舉考量,而較傾向扮演選區利益的代理人。不過前述研究發現,均是以立法委員整體作為研究對象所得出的。有鑑於此,本 文嘗試延伸既有研究成果,聚焦於我國國會結構當中特殊的功能性代表設計,即原住民籍立委,以其代表取向與問政行為為研究對象,透過 實證資料的分析,來探討渠等的代表型態是泛原住民族群取向、選區取向,抑或是特定族群取向?並與原住民立委選舉制度的未來改革方向做初步的連結討論。同時,也將探討代表型態對於渠等的問政行為有何政治影響?

研究發現指出:
1. 原住民籍立委會受到選舉競爭影響,傾向積極回應選民利益。但這個「選民」並非「選區選民」,而是廣義的「原住民選民」。換言之,是以泛原住民族群的整體代 表自居。這突顯現行選區劃分的荒謬與不實際,而與原民社會脫節。因此,現行憲法增修條文當中對於原住民選區劃分的規定有修正之必要。
2. 原住民事務行政層級的提升,以及原住民運動轉型為民族運動,是刺激立委立法積極度與引導立法提案方向的最重要因素。
3. 原住民立委所屬的選區與政黨對其提案內容性質與數量有相當程度影響。山地原住民與無黨團結聯盟(含無黨籍)立委立法積極度最高。
4. 個別立委之間的立法積極度差異極大,排名前十者之提案量佔總數的93.3%。而渠等之提案內容側重於原住民教育、原住民地區經濟建設、原住民自治權利、原住民土地所有權及自然資源管理權,以及回饋與補償等五個類目。
黃紀,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王鼎銘,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郭銘峰,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生。
「混合選制」下選民之一致與分裂投票:1996年日本眾議員選舉自民黨選票之分析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19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1990年代以來,世界各民主國家陸續針對選制興起一股改革的風潮,並以整合「單一選區」(SMD) 與「比例代表制」(PR) 兩者的「混合選制」(mixed or hybrid systems) 最受矚目。在這波改革風潮下,日本也在1994 年通過了「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取代舊有的中選區「單記非讓渡投票制」。新選制的特色之一,是選民在眾院選舉中可投兩票,一票選人、一票選黨。過去的文獻如Kohno(1997)、Reed(1999) 等,僅從總體層次資料或制度結構因素,探索日本1996 年首度改採兩票並立制下的選民策略性分裂投票現象,分析難免受到侷限;本文則回歸至個體層次的角度,運用日本選舉研究(JES) 的1996年選後個體民調資料,希望更深入瞭解是屆選舉中選民針對兩張選票的投票模式,特別是長期獨大的自民黨在兩票並立式結構中獲得選民一致支持的程度及其背後可能的影響因素。本文之分析,應可對我國第七屆立法委員選舉首度改採「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的效應,提供一個絕佳之比較案例。

研究結果顯示,1996 年的眾院選舉中,在單一選區選舉支持自民黨候選人者,有高達八成的比例,在政黨比例代表的選票上也一致地支持自民黨。更進一步剖析選民在兩項選票上是否一致支持自民黨的因素,以發現認同自民黨、政治態度保守者,最有可能採取一致投票的模式;但教育程度較高者,則比較不會拘泥於政黨標籤。此外,本文也發現分裂投票的選民之中,以單一選區票支持自民黨而政黨票投非自民黨者較多,這可能反映了有部分不認同自民黨的選民,在單一選區中採策略投票 (strategic voting),把票投給比較有希望當選的大黨(自民黨)候選人,但在政黨票上則採真誠投票(sincere voting),把票投給最喜歡的政黨(非自民黨)。
林繼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籌備處研究員。
以輸為贏:小黨在日本單一選區兩票制下的參選策略 文章下載
* 本篇電子檔下載次數:21
顯示摘要
詳細內容
許多人認為,傾向於多數決選制的並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不利小黨生 存。其理由在於,小黨潛在的支持者在單一選區的選舉中採取了策略性投票,把選票轉給比較有希望勝選的大黨。本論文認為,正是因為策略選民在單一選區犧牲了 小黨,所以小黨可以利用策略選民的補償心理,藉由參與單一選區選舉來鞏固其比例代表選舉的得票。不過,選民的補償心理因選區而異,小黨應該選擇選民比較不 受恩庇體系所影響的選區參與單一選區的選舉。本論文以日本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四次眾議院大選為案例,以單一選區為分析單位,探討小黨如何選擇特定的單一 選區參選,以達到「以輸為贏」的目的。結果發現,選區的世襲議員人數越少、當選者的當選次數越少、策略投票的傾向越明顯、都市化程度越高、比例代表區的平 均應選名額越多,小黨就越可能參與區域選舉,並導致參選人數的增加。這些發現透露了日本的小黨如何在對其不利的選制下求生存,也解釋了小黨為何不若某些 「感染效果」理論所預期地在大多數選區參選。本論文也說明,小黨在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制下之所以能採取此種參選策略,和該國劃分出11個比例代表區有密切 的關係。反觀選制和日本類似的台灣,全國只有一個比例代表區,小黨即使採取犧牲打的策略,換得的第二票也因選區過大而被稀釋,而難以跨過當選門檻。